ofo办公楼屡遭催债人光顾 合作供应商称业务合作早已终止【马哥教育新闻快报305期】

各位小伙伴下午好,今天是2018年11月9日,这里是马哥教育新闻快报305期。

本期重点关注:ofo办公楼屡遭催债人光顾 合作供应商称业务合作早已终止

【快报内容】

1.ofo办公楼屡遭催债人光顾 合作供应商称业务合作早已终止

“你是来要钱的吗?”在丹棱 soho3 楼,有 ofo 工作人员对《证券日报》记者询问道。

在得知《证券日报》记者身份后,上述工作人员坦言公司曾有催账人员上门,其本人也曾接触过前来催账的人员。该工作人员告诉记者:“这里都是技术人员,采访的话可以去对面(互联网金融中心)。”谈及是否还有其它办公地点,该工作人员称,据其所知“应该没了”。

据了解,丹棱 soho3 楼是 ofo 搬离理想国际大厦的一处办公新址,另一处则位于丹棱 soho 对面的互联网金融中心。

办公室尚未挂招牌

有写字楼中介这样向《证券日报》记者介绍理想国际大厦:,“因为出过很多有名的公司,有一定的品牌效应,所以租金要相对高一些,新浪、百度、土豆、ofo 都(曾)在这里办公。”目前来看,新浪、土豆等公司早已搬离,ofo 则因“租金到期”,同样即将搬离这座大厦。

理想国际大厦曾见证了记录着 ofo 的辉煌时代。据 11 月 8 日《证券日报》记者实地走访发现,理想国际大厦一楼大堂的指示牌上,还留有 ofo 的字样,显示 ofo 小黄车曾在这座大厦逗留位于这栋大厦的 15 层以及 20 层。曾几何时,ofo 曾经在这栋大厦里一度坐拥 4 层办公楼。但随着租约陆续到期,ofo 先是失去了理想国际大厦 10 楼以及 11 楼的使用权,此后又即将搬离另外两层工作地点第 15 层以及第 20 层。

记者实地走访注意到,理想国际大厦 10 层以及 11 层两侧的玻璃门紧闭着,门上已不再留有小黄车的相关字样。至于 15 层以及 20 层,记者注意到,除了两名拉着手推板车的工作人员进入 ofo 办公区后,即便在午休时间,也难以见到其他工作人员出入。

ofo 相关负责人此前曾告诉《证券日报》记者,ofo 将彻底搬离理想国际大厦。“理想国际租约到期后,不留人了。”

距离理想国际大厦不到一公里的互联网金融中心是 ofo 搬家后的一个新的办公地点。不同于此前坐拥一整层办公楼的豪迈,ofo 在互联网金融中心与其它他公司共享一个楼层。

大厦内的工作人员告诉《证券日报》记者,ofo 在互联网金融中心的办公地点此前就已设立,“但之前人不多,11 月份才陆陆续续有人搬过来,目前大概有 200 人左右”。

上述工作人员同时告诉记者,目前 ofo 的办公地点有两个半层楼,除了位于互联网金融中心的半层楼,在对面的丹棱 soho 还有半层。

记者随后来到位于互联网金融中心对面的丹棱 soho 发现,与 ofo 位于互联网金融中心的办公地点相比,ofo 位于丹棱 soho 的办公地点要“低调”得多,除了在大楼大堂的指示牌上尚未显示外,就连位于 3 楼的办公区域门口也尚未挂出 ofo 的招牌。有丹棱 soho3 层其他公司的工作人员对《证券日报》记者指出 ofo 的办公区域,并告诉记者,ofo 搬过来尚不到一个月,此前那块办公区域一直在装修。

上述办公区域出入的工作人员随后先《证券日报》证实,这里确实为 ofo 的另一处办公新址,据其所知,除了互联网金融中心以及丹棱 soho 的工作地点外,ofo 目前尚没有其它他的工作地点。

有供应商称早已停止合作

据值得一提的是,在记者上前询问一位走出 ofo 办公室的工作人员身份时,该工作人员反问称“你是来要钱的吗?”该工作人员随后向记者坦言,虽然屡有催账人员到公司来,其本人也直接接触过,但并未非发生剧烈冲突。

事实上,据《证券日报》记者了解,目前来看,ofo 仍因资金问题陷入诉讼。此前,上海凤凰发布公告起诉 ofo 所属公司东峡大通(北京)管理咨询有限公司,称截至起诉之日,东峡大通仍欠凤凰自行车货款 6815.11 万元。

上海凤凰方面曾在今年 10 月底告诉记者,东峡大通尚未还钱,目前仍然在走司法程序,如果有最新进展会发布公告。但截至发稿,上海凤凰尚未发布相关公告。上海凤凰还公开向告诉媒体表示记者,因 ofo 欠款,上海凤凰方面已经不再接 ofo 的新订单。此外,有媒体报道称,富士达以及飞鸽亦停产小黄车。

除了自行车供应商,另有电池相关供应商告诉《证券日报》记者,ofo 尚未还钱,目前与 ofo 的交流仅限于账款问题的沟通,至于业务往来早在半年前就停止了。该供应商同时告诉记者,据他所知,大部分供应商已经停止了与 ofo 的业务合作。

从资金紧张,到陷入债务纠纷,再到供应商停止合作。上海社科院互联网研究中心首席研究员李易称之为多米诺骨牌效应,李易认为,供应商停止合作或为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如果 ofo 供应商出现大面积停止合作,那么将直接影响 ofo 车辆的维护,从而影响小黄车的用户体验,在投资人看来可能会更加危险。

在李易看来,对于 ofo 而言,保持运营或许并非最重要的事情。李易称,ofo 目前的当务之急还是做好剩余价值最大化,找到合适的投资人。

2.前程无忧第三季净利1.144亿美元 同比大幅扭亏

腾讯科技讯,据外媒报道,前程无忧(纳斯达克证券代码:JOBS)周四发布了该公司截至 2018 年 9 月 30 日的第三季度未经审计财报。财报显示,前程无忧当季总营收为人民币 9.546 亿元(约合 1.390 亿美元),同比增长 31.1%;归属前程无忧的净利润为人民币 7.854 亿元(约合 1.144 亿美元),较去年同期的净亏损人民币 1.670 亿元扭亏。

第三季度主要业绩:

–总营收同比增长 31.%,达到人民币 9.546 亿元(约合 1.390 亿美元),超出公司此前的预期。

–网络招聘服务营收达到人民币 6.493 亿元(约合 9450 万美元),同比增长 33.0%。

–其他人力资源相关营收为人民币 3.054 亿元(约合 4450 万美元),同比增长 27.2%。

–毛利率为 72.5%,略低于去年同期的 72.8%。

–运营利润为人民币 2.705 亿元(约合 3940 万美元),较去年同期增长 34.6%。

–每股完全摊薄收益为人民币 5.16 元(约合 0.75 美元)。

–不按照美国通用会计准则,每股完全摊薄收益为人民币 5.09 元(约合 0.74 美元),超出公司此前的预期。

第三季度业绩分析:

总营收为人民币 9.546 亿元,较去年同期的人民币 7.282 亿元增长 31.1%。

网络招聘服务营收为人民币 6.493 亿元(约合 9450 万美元),较去年同期的人民币 4.882 亿元增长 33.0%。网络招聘服务营收的增长,主要由于来自每独立雇主平均收入增长,部分的抵消了使用前程无忧网络招聘服务的独立雇主数量的减少给公司业绩构成的影响。第三季度共有 36.5386 万名独立雇主使用了前程无忧的网络招聘服务,比去年同期的 38.0866 万名减少 4.1%。

其它人力资源相关营收为人民币 3.054 亿元(约合 4450 万美元),比去年同期的人民币 2.400 亿元增长 27.2%。前程无忧其它人力资源相关营收的增长,主要由于业务流程外包、培训、评估和安置服务的使用增加。

毛利润为人民币 6.847 亿元(约合 9970 万美元),比去年同期的人民币 5.242 亿元增长 30.6%;毛利率(定义为毛利润在净营收中所占比例)为 72.5%,低于去年同期的 72.8%。

运营支出为人民币 4.141 亿元(约合 6030 万美元),比去年同期的人民币 3.233 亿元增长 28.1%。其中,销售和营销支出为人民币 3.234 亿元(约合 4710 万美元),比去年同期的人民币 2.450 亿元增长 32.0%。前程无忧销售和营销支出的增长,主要由于员工薪酬支出增加和员工数量增加,以及广告和推广支出的增加。总务和行政支出为人民币 9080 万元(约合 1320 万美元),比去年同期的人民币 7820 万元增长 16.0%。前程无忧总务和行政支出的增长,主要由于员工薪酬支出、租赁和办公室支出增长。

运营利润为人民币 2.705 亿元(约合 3940 万美元),比去年同期的人民币 2.009 亿元增长 34.6%。运营利润率(定义为运营利润在净营收中所占比例)为 28.7%,高于去年同期的 27.9%。不计入股权奖励支出,运营利润率为 31.7%,高于去年同期的 31.1%。

来自于外币折算的损失为人民币 6710 万元(约合 980 万美元),相比之下去年同期来自于外币折算的亏损为人民币 220 万元,主要与人民币兑美元汇率变动对前程无忧在 2014 年 4 月发行的 1.725 亿美元可转换高级债券造成的影响有关。

前程无忧在第三季度确认了与可转换高级债券公允价值变动相关的人民币 5.486 亿元(约合 7990 万美元)的按市值计算的非现金收益,而 2017 年第三季度的损失为人民币 3.515 亿元。大量非现金收益是由于 2018 年第三季度该公司在纳斯达克全球精选市场交易的美国存托股票价格发生了重大变化,并对可转换高级债券的公允价值产生了相应影响。

前程无忧在第三季度出售高顿教育股票获得了人民币 6110 万元(约合 890 万美元)的收益。截至 2018 年 9 月 30 日,前程无忧持有的高顿教育股权已从 15.0% 降至 12.7%。

归属前程无忧的净利润为 7.854 亿元(约合 1.144 亿美元),相比之下去年同期净亏损为人民币 1.670 亿元。每股完全摊薄收益为人民币 5.16 元(约合 0.75 美元),去年同期每股完全摊薄亏损为人民币 2.76 元。

股权奖励支出为人民币 2920 万元(约合 320 万美元),相比之下去年同期为人民币 2290 万元。

不计入股权奖励支出、汇兑损益、可转换债券的公允价值变动以及与这些项目相关的税收影响,前程无忧第三季度调整后净利润(不按照美国通用会计准则)为人民币 3.331 亿元(约合 4850 万美元),较去年同期的人民币 2.098 亿元增长 58.8%。前程无忧第三季度调整后每股完全摊薄收益(不按照美国通用会计准则)为人民币 5.09 元(约合 0.74 美元),相比之下去年同期为人民币 3.32 元。

截至 2018 年 9 月 30 日,前程无忧第三季度所持现金及短期投资为人民币 86.953 亿元(约合 12.661 亿美元),高于截至 2017 年 12 月 31 日的人民币 71.320 亿元。

业绩展望:

前程无忧预计 2018 财年第四季度营收为人民币 10.90 亿元到 11.20 亿元(约合 1.587 亿美元到 1.631 亿美元)。不计入股权奖励支出、汇兑损益、可转换债券的公允价值变动以及与这些项目相关的税收影响,前程无忧第四季度调整后每股收益(不按照美国通用会计准则)为人民币 4.45 元至人民币 4.75 元(约合 0.65 美元至 0.69 美元)。前程无忧第四季度股权奖励支出将在人民币 3000 万元至人民币 3100 万元(约合 440 万美元至 450 万美元)。

股价变动:

前程无忧股价周四在纳斯达克证券市场常规交易中下跌 3.04 美元,跌幅为 4.54%,报收于 63.98 美元。在随后的盘后交易中,至发稿时,前程无忧股价下跌 0.88 美元,跌幅为 1.38%,报收于 63.10 美元。过去 52 周,前程无忧最低股价为 52.15 美元,最高股价为 114.62 美元。按照周四的收盘价计算,该公司市值约为 39.5 亿美元。

3.FF现金饥荒仍在持续 员工吐槽“厕纸已遭停供两周”

就在恒大健康发布公告,对 Faraday Future (以下简称 FF)和 FF 创始人、CEO 贾跃亭提出仲裁全面反诉后。11 月 8 日,FF 随即发布公告予以回应,停止出纳员以及恒大相关财务审查人员相关工作,乃恒大单方面违约所导致的。“针对恒大方提起的仲裁及法律诉讼,FF 会保留进一步采取法律行动的权利。”

至此,恒大和 FF 的谈判桌,正式被搬到了香港和开曼的法庭之上。

FF 称恒大对财务了如指掌

就在昨日,恒大健康称,贾跃亭和合资公司强行赶走时颖委派的出纳员、强行阻止时颖财务人员进场进行财务审查,造成时颖无法知悉合资公司的财务状况。

事实上,双方争议的焦点在于财务状况的是否知悉了解。恒大健康认为贾跃亭和合资公司“强行赶走时颖委派的出纳员、强行阻止时颖财务人员进场进行财务审查,造成时颖无法知悉合资公司的财务状况”。

有消息称,FF 至今尚未向恒大提供 2017 年以及 2018 年上半年的审计报表。而且由于 FF 向恒大提供的财务报表均为笼统的概括性数据–支出大项、资金需求的依据等,并无具体使用明细,造成了恒大无法知悉合资公司的财务状况。

对此,FF 方面予以了回应:一直以来恒大对 FF 的财务状态和资金规划了如指掌,这与恒大健康在公告中提到的“恒大无法知悉 FF 财务状况”的说法完全南辕北辙。

FF 方面强调,自从 2018 年年初,FF 多次主动向投资方提供完整的财务报告和资金规划,包括定期的月度财务及运营报告,以及更为详细的额外财务信息,并不存在恒大健康在公告中提到的“FF 拒绝提供财务资料及相关文件”情况。

有接近 FF 公司人士向《证券日报》记者透露,在 FF 中国,全体员工都知道公司财务是由恒大调来的一位女性负责人把控,“没有她的允许一分钱也调不出来。”上述人士表示,以至于“有一次开会她公开表示以后再也不会延发员工的报销,一时间掌声雷动。”

对此,有 FF 方面员工也对记者表示,在今年年初做全年预算提报到 FF 全球时,得到过很多次美国方面的反馈信息,这其中的改动“都是按照恒大财务的要求进行的修改”。

与此同时,记者同样向恒大方面进行了交叉核实,得到的答复是由于牵扯到涉密信息,不便于回应。一切以公告内容为主。

“现金饥荒”致厕纸停供两周

事实上,早在 10 月 25 日,贾跃亭与恒大就进行了首次交锋。第一次对垒的仲裁结果出炉之后,双方就给出了完全不同的解读。

彼时,恒大健康认为,仲裁全面大捷。仲裁员不但驳回 Smart King 剥夺时颖融资同意权的申请,同时驳回了 Smart King 解除 Season Smart 资产抵押权的新申请,只允许其在最终仲裁前不得超过 5 亿美元的融资;另一方面,FF 则宣布紧急仲裁全面获胜,正式开放全球融资。FF 方面称,仲裁员裁决恒大不能再阻止 FF 从其他融资渠道获取资金。

有行业从业律师告诉记者,紧急临时救济的申请属于临时措施,在紧急仲裁程序进展过程中,正式仲裁程序亦可同时进行。这表明紧急仲裁结果并不会对该案作出最终决定,FF 和恒大的争斗并未息鼓。

最新消息显示,11 月 2 日,FF 宣布签约美国投行斯提夫尔(Stifel)作为财务顾问,帮其定制债权融资方案。但事实上,无论是股权融资还是资产融资,FF 仍受制于大股东恒大,由此次对簿公堂造成的 FF“现金饥荒”仍在持续。近日,就有恒大法拉第北京公司员工向《证券日报》记者倾吐苦水:“公司厕所用纸已经停供两个星期了,不知道什么时候能恢复。”

值得一提的是,记者注意到,在此次公告结尾,FF 还通报了 FF 91 的最新量产进展。公司表示,尽管出现暂时现金流困难,但生产、研发、供应链等部门的核心团队仍然在推动 FF 91 的量产及测试验证工作,同时美国投行 Stifel 也在积极寻求与 FF 合作并推动外部融资,已经取得了突破性进展。

4.谷歌CEO宣布改革性骚扰政策:不再强制仲裁 整改上报渠道

腾讯科技讯,11 月 9 日,谷歌首席执行官桑达尔-皮查伊(Sundar Pichai)周四向公司职员发出了一份备忘录,详细描述了该公司对性骚扰和不当行为政策的改变。此前,谷歌员工已经为此举行了一次大规模抗议活动。

在上个周四,两万余名谷歌职员走上街头开展了一次抗议游行,原因是《纽约时报》此前刊载了一篇爆炸性报道,详述了谷歌是如何保护那些被指从事性犯罪行为的高管的。此次抗议活动的组织者们要求谷歌作出具体改变,如建立一个新系统以便公司职员上报弊端,以及在该公司的董事会中加入一名员工代表等。

“很明显,我们需要作出一些改变。”皮查伊在这份备忘录中写道。

谷歌的计划包括,在其年度“调查报告”(Investigations Report)中更加透明地提供有关性骚扰调查及其结果的信息;对上报渠道进行改革;更新和扩大性骚扰培训;让性骚扰指控的仲裁变成一种并非必选的选择等。

以下是皮查伊所发备忘录的全文:

各位职员:

在谷歌,我们努力尝试建设一个为职员提供支持的工作场所,使其能在自己的工作中做到最好。身为首席执行官,我非常看重这一职责,并决心作出我们需要的改革以便改进。在过去几周时间里,我和谷歌的其他领导者已经听取了你们的反馈意见,你们所讲述的故事令人深受触动。

我们认识到,在过去我们所做的事情并不总是对的,对此我们深感抱歉。很明显,我们需要作出一些改变。

展望未来,我们将会提供更大的透明度,让你们知道我们是如何处理那些令人担忧之事的。对于提出问题的人,我们将会给予更好的支持和关怀。我们还将加倍努力地兑现承诺,让谷歌成为一个有代表性的、公正的、充满尊重的工作场所。

今天,我们宣布推出一项全面的行动计划以作出改进,详情如下。我希望所有人都能读一读。以下是我们将会作出的一些重大改革:

– 对于个人提出的性骚扰和性侵犯指控,我们将把仲裁作为一种并非必选的选择。谷歌从来都没在仲裁程序中要求过保密性,而鉴于多种理由(如个人隐私等),仲裁仍旧可能会是最好的一种途径;但我们认识到,选择权应该掌握在你们自己手中。

– 在公司的“调查报告”中,我们将更加透明地提供有关公司内部性骚扰调查及其结果的信息。

– 对于我们处理和调查你们担忧之事的方式,我们将从三个方面作出改革:我们将对上报渠道进行全面整改,将所有渠道整合到一起,建立一个专门的上报站点,并提供实时支持;我们将加强用以处理你们担忧之事的程序——其中包括让谷歌职员能找到一名支持人员陪伴左右等;我们还将在此程序期间及结束之后为谷歌职员提供更多关怀和资源,其中包括长期咨询和事业支持等。

– 我们将更新和扩大强制性的性骚扰培训。从现在开始,凡是没有完成培训的职员,都只能在绩效考核中得到一星评分。

– 我们将在 2019 年再一次将 OKR 绩效管理模式的重点放在多样性、公平性和包容性上,集中致力于改善代表性——通过聘用、晋升和保留人才的方式——为所有人创造出一种更具包容性的公司文化。我们的首席多样化官(Chief Diversity Officer)将继续向我和我的管理团队提供月度进展更新。

我希望,你们都能花时间读一读我们今天宣布推出的这一整套行动计划。

感谢大家向我们提供的反馈信息。在这个领域中,我们需要不断地取得进展,而我们也决心要这样去做。我们经常都会从谷歌人口中听到,在这家公司工作的最好之处就在于能与其他谷歌人共事。即便是在艰难时刻,同僚们想要创造一个更好的工作场所的决心也令人深感鼓舞。在过去几周时间里,这一点以非常强大的形式表现了出来。—— 桑达尔

【每日一个知识点】

复制命令的常用选项【每日一个知识点第371期-Linux】

复制命令的常用选项

选项 | 含义
—— | ——
-i | 交互式复制,即覆盖之前提醒用户确认
-f | 强制覆盖目标文件,即不需要用户再次确认
-r, -R, –recursive | 递归复制目录
-d | 不跟踪符号链接所指向的源文件,仅复制符号链接
-a | 等同于-dR –preserv=all,可理解为archive,归档之意。
–preserv | 设置保留指定元数据属性

删除元素【每日一个知识点第372期-Python】

从列表中删除元素也很容易:使用 del 语句来实现。

  1. >>> names = [‘Alice’‘Beth’‘Cecil’‘Dee-Dee’‘Earl’]
  2. >>> del names[2]
  3. >>> names
  4. [‘Alice’‘Beth’‘Dee-Dee’‘Earl’]

除了删除列表中的元素,del 语句还能用于删除其他元素。

>【就业喜讯】

【学员喜讯-719期】想要真正掌握技术,马哥教育是首选,从22K到28K,轻松达成!

ofo办公楼屡遭催债人光顾 合作供应商称业务合作早已终止【马哥教育新闻快报305期】

 

【近期开班】
Linux面授班:2018年11月26日(北京)
Linux网络班:2018年12月08日(网络)
Python面授班:2018年12月24日(北京)
Python网络班:2018年12月01日(网络)

相关新闻

联系我们

400-080-6560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work@magedu.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日,09:00-18:30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