视觉中国周五开盘跌停 天津网信办要求其全面整改【马哥教育新闻快报398期】

各位小伙伴下午好,今天是2019年4月13日,这里是马哥教育新闻快报398期。

本期重点关注: 视觉中国周五开盘跌停 天津网信办要求其全面整改

【快报内容】

1、 视觉中国周五开盘跌停 天津网信办要求其全面整改

新浪科技讯,4 月 12 日上午消息,视觉中国今日开盘跌停。截至开盘,视觉中国股价报 25.2 元,跌幅为 10%。

  4 月 11 日,针对视觉中国网站传播违法有害信息的情况,天津市互联网信息办公室依法约谈网站负责人,责令该网站立即停止违法违规行为,全面彻底整改。

  视觉中国致歉称,目前,公司已采取措施对不合规图片全部下线处理,并根据相关法律法规自愿关闭网站开展整改,进一步强化企业自律,强化制度建设,提升内容审核的质量,避免类似情况再次发生。再次感谢广大网民和媒体的监督,公司将汲取教训认真整改,自愿接受天津市互联网信息办公室依法依规对我公司的处理。再次向广大网民和社会致歉。

  12 日早间,视觉中国发布公告称,截止目前,公司尚不能准确预计整改完成并恢复服务的时间,公司正在积极、认真履行整改工作,力争早日恢复服务。网站恢复服务的具体时间,公司将另行公告。

2、 意识的困难问题:我们如何知道人工智能有了意识?

澳大利亚哲学家大卫·查莫斯(David Chalmers)有一个著名的问题是,是否可以想象“哲学僵尸”(philosophical zombies)——那些表现得像你我一样却又缺乏主观经验的人——的存在?这个问题引起了很多学者对意识的兴趣,包括我。原因在于,如果这种僵尸(或者说精密但毫无感情的机器人)可能存在,那么仅仅用物理属性——关于大脑或类似大脑的机制——就无法解释意识体验。相反,我们必须考虑一些额外的精神属性,才能解释什么是有意识的感觉。弄清楚这些心理属性是如何产生的,就成为所谓的“意识的困难问题”。

  但是,对于查莫斯的哲学僵尸一说,我有一个小小的问题。哲学僵尸应该有能力提出有关体验属性的任何问题。不过,值得深思的是,一个缺乏体验的人或机器如何能回顾其没有过的体验。在播客“Making Sense”(此前的名称是“Waking Up”)的一集节目中,查莫斯与神经学家兼作家萨姆·哈里斯(Sam Harris)讨论了这一问题。“我认为至少设想一个能这么做的系统并不是特别困难,”查莫斯说,“我的意思是,我现在正与你交谈,而你正在做出大量有关意识的评论,这些评论似乎很强烈地表明你具有意识。尽管如此,我至少可以考虑这么一个想法,即你并没有意识,你实际上是一个僵尸,你发出所有这些噪音的同时内心并没有任何意识。”

  这不是一个严格的学术问题。如果谷歌的 DeepMind 公司开发了一个人工智能,它开始提问“为什么红色感觉像红色,而不是其他什么东西”,那么就自有少数可能的解释。或许它从别人那里听到了这个问题。这是可能的,例如,人工智能可能只需要简单地阅读有关意识的论文,就可以学会提出关于意识的问题。它还可能经过编程来提出这个问题,就像视频游戏中的角色一样。或者,它可能从随机噪音中蹦出了这么一个问题。很显然,提出有关意识的问题本身并不能说明任何事情。但是,如果没有从其他来源听到这些问题,或者没有足够的随机输出的话,一个人工智能僵尸会自己构想出这种问题吗?对我来说,答案显然是否定的。如果我是对的,那么我们就应该认真考虑当一个人工智能自发地提出有关主观体验的问题时,它就很可能是有意识的。因为我们不知道在没有确定一个人工智能是否有意识的情况下,拔掉它的电源是否合乎道德。我们最好现在就开始注意听取这些问题。

3、 阿里AIoT定制电视项目启动? 智能电视或有新玩法

在 2018 年 3 月,阿里巴巴就宣布全面进军 IoT,以天猫精灵为代表的 AI 终端产品被称为阿里巴巴 AIoT 战略中重要的一环。但是很明显的是,AI 智能音箱并不是迈入 AIoT 时代唯一的联轴器,智能电视天生的家庭属性和大屏特色为 AIoT 战略落地提供了更多可能性。

  据悉,阿里曾经与海尔联合推出海尔阿里第五代电视产品,此款电视是基于阿里的人工智能技术,通过声纹识别技术,电视可识别说话人的音色,细分用户属性,做到专属内容推荐,真正实现千人千面。此次“AIoT 定制电视项目”的启动或是阿里在 AIoT 领域和 OTT 市场的又一重要举措,智能电视将被视为智能中枢,纳入到庞大的阿里 AIoT 体系中,为行业伙伴提供开放、便捷的 IoT 连接平台。

  万物智联时代发展的必然趋势是 AI 与 IoT 的结合,以智能电视为载体,我们期待阿里 AIoT 的战略布局给智能电视行业带来惊喜。

4、 猛药996背后:不能单纯归咎于个体或企业

工作 996,生病 ICU。

  这句本属于中国程序员之间的自嘲之语,在两周内,成了他们抵制过劳工作的口号,响彻互联网云霄。

  事情缘起于 3 月 26 日,一名程序员建立了一家叫做“996.ICU”的网站,以此控诉在中国互联网极为盛行的 996 工作制(如下图)。

  在这个网站上,任何人都可以将自己所知道的那些实行 996 工作制抑或者是存在违法加班的公司匿名公布,并附上证据链接,由此就衍生出一张“程序员找工作黑名单”。

  截至 4 月 8 日,已有包括华为在内的 84 家企业被列入黑名单,互联网大厂近乎集体中奖,有些实行的还是 9106 工作制,即比 996 还要晚一个小时下班。

  在继续收集黑名单的同时,该网站正在开发新的杀手锏。他们准备起草一份有关开源代码的协议,未来将阻止上了黑名单的互联网公司使用。

  而针对 996 这个工作模式,网上也是议论纷纷,有人说 996 是激烈的市场竞争所致,有些则指出,996 工作制恰恰暴露了企业的管理无能,只能通过硬性延长员工上班时间来解决效益问题。

  不过,小巴认为,996 及过劳工作的发生,或许不能单纯只归咎于个体或企业,还有些更“大”的因素。

  01

  能者多劳

  1992 年,波士顿大学社会学教授朱丽叶·B·斯格尔通过统计发现,1987 年,美国劳动者全年工作时间为 1949 小时(周平均时间 37 小时),比 1967 年整整多了 163 小时。

  由此,她认为美国进入了过劳时代。

  然而,不到 20 年后,经合组织(OECD)调查了包括经合组织成员国在内的 36 个国家员工平均每年工作小时数,美国年平均工作时间已降到 1789 个小时(周平均工作 34.4 小时),比过去大幅度减少了。

  谁减轻了美国人的负担?

  特朗普道出了该变化的一部分真相,他曾在演讲中提到“从 1997 年算起,美国失去了三分之一的制造业岗位”。

  而“接管”者正是中国。自 2001 年后,中国逐步替代欧美和日本,成了制造业大国,而代价就是相关行业的工作时间大幅增加。同样的列表里,中国人的年平均工作时间高达 2000-2200 小时,比当年斯格尔版本的过劳还多出 50 个小时。

  其中,制造业的变化尤为明显。2004 年的数据显示,制造业半数的劳动者每周平均工作 40 小时,但更有 31.9% 的人工作超过 48 小时。

【今日学习必备】

【Linux面试真题】- Linux 下命令有哪几种可使用的通配符?分别代表什么含义?

“?”可替代单个字符。

“*”可替代任意多个字符。

方括号“[charset]”可替代 charset 集中的任何单个字符,如[a-z],[abABC]

【Python面试真题】- Python里如何反序的迭代一个序列 ?

如果是一个list, 最快的解决方案是:  
  
list.reverse()  
try:  
    for x in list:  
        “do something with x”  
finally:  
    list.reverse()  
  
如果不是list, 最通用但是稍慢的解决方案是:  
for i in range(len(sequence)-1, -1, -1):  

x = sequence[i]  

>【就业喜讯】

【学员喜讯-809期】- 从每个月3k到每个月10k,马哥教育为你的高薪梦买单

视觉中国周五开盘跌停 天津网信办要求其全面整改【马哥教育新闻快报398期】

【近期开班】

Linux面授班:2019年5月8日(北京)
Linux网络班:2019年5月4日(网络)
Python面授班:2019年6月24日(北京)
Python网络班:2019年5月25日(网络)



相关新闻

联系我们

400-080-6560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work@magedu.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日,09:00-18:30

QR code